跟你的直觉唱反调就叫做反思!

   
2014-12-19

跟你的直觉唱反调就叫做反思! | 文章内置图片

(图/取自网路)

 

某甲有次去访问一位「推理大师」,并跟大师讨教推理的技巧。

 

大师:推理其实不难,就拿你来说吧!请问你家里有割草机吗?

某甲:有啊!

大师:会买割草机可见你家里有草坪,我推断你住的是独栋房子?

某甲:没错!

大师:住在独栋房子代表你已有了家庭,而且娶了老婆,所以我猜你多半是异性恋。

某甲:大师太强了,居然从割草机推论出我的性向。我懂了,推理实在太有用了!

某甲于是很高兴地回去,并且急着想试试新学到的推理技巧。隔天遇见了同事某乙。

某甲:你有割草机吗?

某乙:没有耶,怎么啦?

某甲:哈!我打赌你一定是个同性恋!

 

 

在科技越来越进步,教育越来越普及的今天,我们的思维推理能力比从前人更好还是更糟呢?但过多的资讯反倒让现代人离深度思考越来越远,大家的脑子越来越懒惰,只有嘴巴-或是打键盘的手指-越来越勤劳,整个人类群体朝向妄下断论、人云亦云的路线前进。这与网路时代所主张的思想自由、独立思考等价值,恰好呈现矛盾的反差!

 

 

这样的例子俯拾可见。

 

 

今年(2014)八月份新北市有个8岁男童「误拿」他人安全帽的案子。失主向警方报案,并且控告对方偷窃。男童的母亲在镜头前声泪俱下,宣称只是小孩子不懂事,却遭对方无情控告,实在太不厚道。网路随即开始对那位失主连声挞伐,甚至还发起人肉搜索。没想到监视录影带公布,画面疑似那位母亲教唆儿子行窃,这才让那位失主洗清冤屈。不对,冤屈真的洗清了吗?会不会有人没看到后面的新闻,仍认定失主无情呢?当初发起肉搜与厉声挞伐的网友,有没有人曾在自己的脸书上道歉或澄清呢?更不敢想是不是有更多类似案件,根本没有录影带这样的铁证?

 

前阵子台北捷运松山线通车,捷运局公佈了新的路线图。有网友以东京地铁的绘图风格重新绘制台北捷运路线图。一开始大家觉得挺新鲜,也很有创意,但网友又出现了严厉批判,一股台湾处处不如人的负面主张充斥了当天下午脸书版面。直到出现了设计专家PO文解说,强调台北东京捷运网路的差异,以及设计理念的不同,这股充满自卑的批判才缓和下来,当初绘制台北捷运图的团队心中一定五味杂陈。

 

 

心理学上的「捷思」与「从众」效应,说的是人们在面对问题时,常常会以直觉当作判断的基准,要不就是跟着大家的想法走,原因在于人类虽然有颗厉害的大脑可供思考,但「用大脑思考」其实跟「用洗碗机洗碗」很像,虽然洗碗机功能齐全且价值不菲,但只要启动就会消耗很多能量,而且花费不少时间,所以久了也就被闲置一旁。更何况我们生存的这个时代,每天要处理的资讯实在太多太杂,凭着感觉走、跟着大家做,可要轻松惬意多了!

 

 

但这种轻松惬意,很可能引导我们到一个很危险的境地。手机、脸书、LINE让大家拥有前所未有的资讯传播能力,但相对于这种能力,我们的思维深度却越来越弱,越来越容易受到媒体或个人(例如声泪俱下的8岁童母亲)的操控。超强破坏力配上超弱思考力,就好比让一群五岁小孩待在木屋里,然后每人发给他们一个打火机。

 

 

大概每隔一阵子,就会传出救护车(消防车似乎比较少)被汽车挡道的新闻。有些事件的驾驶被揪出来逼着道歉,也有网友直接把问题归诸于台湾人的道德沦丧、公德心丧失,并且PO出国外驾驶自动让道的影片,来与台湾人的自私对照,大家骂爽了通常也就没下文。

 

 

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?

 

 

在「捷思」与「从众」的作用力下,人们收到资讯后会倾向快速地把事情简化解释:对8岁小孩提告 = 恶人、和东京捷运地图不同 = 落后、阻挡救护车 = 没品。这些不经思考的直觉反应就像是「情绪排水孔」,当资讯像水一样流入时,大脑却没有Hold住它们并且进行思考,只是迅速地排出与发洩,这样的模式纵使科技再进步,资讯再畅通,思考仍是一样的枯竭。

 

 

酝酿与反思:下定论前,先反向思考其他的可能性

这世界上喜欢议论的人太多,不差我们的意见,第一步就是将眼前的讯息好好「酝酿」一番,让资讯在脑中沈淀一下,并且进入「反思」的过程。

 

 

所谓反思,就是与「直觉」唱反调,思考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性。当大家都说救护车被挡道是因为台湾人没公德心,不妨想一想,有没有任何可能,这其实与公德心无关呢?若真如此,为何很少听到消防车、警车被挡道的新闻呢?

 

 

这就是所谓的「批判性思考」。拥有批判性思考习惯的人,反倒不会急着批判事情,而是在下定论之前,反向思考其他可能的原因。

 

 

假设与验证:

 

反思的过程会引导出很多「假设」,这就进入第三阶段。像是救护车挡道一事,除了纯粹驾驶没品之外,说不定还有另外两个假设:第一,很多驾驶根本没察觉到救护车:第二,虽然察觉到救护车,也愿意让路,却不知道如何做才好!

 

 

接着,试着「验证」你的假设,也就是第四个阶段。

 

 

观察下来你会发现,与美国和日本相比,台湾的救护车真的非常温和低调。去过美国的人应该知道,美国救护车广播十分大声,从旁经过甚至得摀住耳朵,而且上面警铃不会只有一个,而是像七彩霓虹灯一样疯狂乱闪,大老远就会注意到,而日本人虽然低调,但救护车也比台湾的要强势许多。毕竟驾驶人车窗一关、音乐一放,完全忽视身后的救护车是有可能的。

 

 

另外,美国与日本的救护车,广播除了跟警铃一样非常大声外,也常听到救护人员用大声公对车流直接下达指示,例如:「内侧所有车辆靠左,外侧所有车辆靠右」、「蓝色富豪请进入路肩」之类的。这点非常重要,欠缺明确的指示,身处车阵中的驾驶真的不知该如何让道,有的车往左闪,有的往右闪,让了等于没让。台湾救护车的广播,声音太小说话太客气不说,也未必给予车阵明确的指示,这或许也是问题之一。

 

 

以上观察只能说「验证」了一半,建议相关单位,进一步去调整救护车的警笛与音量,并且给予救护驾驶相关训练,再来看看挡道的状况是否改善,这应该比网路上的幹谯多点建设性。重点不是要谈谁对谁错,而是掌握事情的多个面向,进而找出可能的解决之道。

 

 

习惯了深层思考,相信就算不是贾伯斯,也能开创不一样的新格局!

 

 

 

【101创业大小事/整理报导】

 

 

免责声明:

部分图片、观点,来源于网际网路及其他网路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讯息,让更多人获得需要的资讯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涉及侵权请告知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
 

 

 

客服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手机版 Copyright © 101多媒体科技事业群 All Rights Reserved.